赤用八尾屋

洛杳,赤坂,曜君的三人合号。实际上是三个老年人。

赤坂酱的520贺图x虽然没什么关系但都好可爱!赞美p2女装友也!

曜君给中也的生日!!中原先生生日快乐!!【假装自己是中原中也唯一法定妻子】

【es】此时有酒不如无

#es#
#三年生无cp智障向#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期中考之前放飞自我的产物。目标大概是黑遍整个梦之咲。
虽然是无cp向但依然含有极其微量可以忽略不计的泉真。所以不要脸的占个tag。
我早就说过了,假酒害人。
___________一大堆废话的分界线__________

梦之咲三年生毕业的那天晚上,不知道是谁提的议,一帮人勾肩搭背要了KTV最大包厢,美其名曰纪念逝去的青春。
然后又不知道是哪个人提的议,一群刚成年的小伙子一拍桌子,点了满满一茶几的酒。
永生难忘的黑历史大概就在此刻诞生了。

天祥院英智因为身体的原因是肯定严禁酒的,莲巳敬人当然也是个不喝酒的主,于是剩下的一群人就喝开了。

实际上还是有酒品比较好的人的,比如深海奏汰和仁兔成鸣。两个人都是一杯倒的量,醉了就直接窝在沙发角落睡了过去,安安静静,不吵不闹。
然而也只有他们两个。

包厢里用来装饰的假花被守泽千秋死命抱在怀里,说什么也不肯撒手,用饱含深情像看自己对象一样的目光看着它,看着看着突然开始大声夸赞这盆花,抑扬顿挫饱感情丰富,简直比小学生朗诵大赛还催人泪下。

朔间零喝高了之后不知道被戳了什么开关,自动切换回俺零模式,霸道狂狷的把外套一甩,抄起话筒就开始跟正抱着另一个话筒嚎的羽风薰飙歌,颇有种我今天不让你跪下唱征服老子就不是五奇人之一的架势。边上是头发已经乱的像被鞭炮炸过一样的日日树涉和leo卖力尬舞,场面一度失控。

濑名泉被灌了两瓶啤酒以后,往角落里一蹲,掏出手机就给朱樱司打了过去。那边一接通他就开始滔滔不绝,从knights的历史聊到他的人生历程然后扯到他和游木真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之路,那头的老幺听的内心崩溃,一边陷入深深的人生怀疑一边心想报警吧,还是报警吧。

期间仁兔成鸣醒过来一次,迷迷糊糊找厕所,然后一脚踩在一个空酒瓶上,华丽摔倒之前不忘把正踩在桌子上用尽全力飙一个高音的朔间零一把扯下来。朔间零猛地往后一倒,抬起的腿正好把羽风薰也给踢下桌子,羽风薰倒下去,正好直接压在尬舞的日日树涉和leo身上。

总而言之就是鬼哭狼嚎,群魔乱舞,一年生看了能吓哭。

莲巳敬人不能忍了!
他拍案而起,表示你们简直就是梦之咲的耻辱,虽然毕业了但我还是不能坐视不理———
然后他也被灌了。
事实证明,平时越是正经严肃的人,喝醉之后越是放荡不羁。
莲巳敬人站到茶几上,抄起酒瓶子,对着瓶口,以极高的水准倾情献唱一曲《君之代》,充分体现了梦之咲偶像科良好的音乐素养,赢得了满堂喝彩。
然后他就直接倒在沙发上睡死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所有人都选择性失忆,拒绝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然而心脏如天祥院英智,这个唯一清醒的男人把整个晚上全过程都录了下来,然后放到了网上。
守泽千秋:......
朔间零:..........
羽风薰:..........
濑名泉:..........
莲巳敬人:......
我跟你们讲这学校迟早要完。
end.
我真的是粉,我真的没病,你们相信我。希望你们打我的时候下手轻点。

赤坂酱的碳酸桃!!偷偷大声赞美她x

【双黑太中】大姐安排的相亲对象是条青花鱼

#文野#
#太中双黑#
怀着对明天就是周一的愤怒摸了个小段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设定反正就是乱七八糟的就对了【滚
我流双黑式相亲x其实就是在文素墙看到一段情话然后头脑一热。。。毕竟哒宰那么适合情话!依然小学生文笔。脏话满天。
以上
________一大堆废话的分界线_____
我操你妈的太宰治。
这是中原中也在环境优雅的茶餐厅里看到红叶大姐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的时候脑内第一反应。
这段时间红叶大姐整天在自己耳边念叨“中也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找个对象了”,于是自己在大姐的威逼利诱下同意了这次相亲------然后你告诉我相亲对象是这条狗逼青花鱼?!!
对面的太宰治扬起脸,露出笑容,鸢色的桃花眼微微眯着,看的一旁的服务生小姐面色绯红:“中也你终于来啦,我还以为你半路掉进了下水道呢。”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的坐下,抬起腿精准无误的在桌子下面给了太宰治一脚。
太宰治好看的脸立马的夸张的扭曲起来:“中也真是狠心啊,我可是你相亲对象,不该留个好印象吗?”
“我他妈还想问你呢!老子相亲对象不该是个肤白貌美大胸长腿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吗从哪儿冒出来个青花鱼啊!”中原中也瞪着一双海蓝色的眼睛,怒气冲天。
“你以为我想和蛞蝓殉情吗?啊果然中也除了脸还凑合真是哪里都不好啊。”
“太宰治老子今天就让你沉尸东京湾!”
“中也还是那么暴躁啊。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干脆就正经相次亲嘛,既来之则安之不是吗?”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在中原中也看来格外的欠揍,不过好像也只能这样了,不然回去绝对会被大姐收拾的。
中原中也仿佛又忆起了被金色夜叉支配的恐惧。
那么------
太宰治老子今天就要膈应死你。
中原中也在听了太宰治人模狗样的自我介绍并询问自己有哪些兴趣爱好后如是想到。
中原中也立马假惺惺的勾起嘴角:“喜欢的东西还是挺多的,比如红酒我就收藏了不少,平时还喜欢揍青花鱼。”
太宰治面色不改:“中原先生的爱好真是奇特啊。”
“还好吧,”中原中也一边在心里暴揍太宰治,一边把话题推了回去,“那青花。。。不是,太宰先生喜欢些什么呢?”
太宰治眼角弯弯,笑的像狐狸一样狡黠:“我也喜欢很多东西呢------”
“比如?”
“比如你呀,你呀,你呀。”
end.
我也不知道红叶大姐是不是被太宰收买的,大概吧。

曜君的存稿w是上次和赤坂酱玩还原的产物x

赤坂酱的存稿!p1据她本人说是大概从那什么地方来的刘海反了的srr王子【雾】 p2是上次和曜君玩还原的产物xx

一步之遥

这边是洛杳!!!第一次投稿有点鸡冻。。。emm文笔不好比较像流水账。。。请轻喷xx希望有小可爱给我提意见!
一把刀,一把刀,一把刀。
很多设定都是自己瞎扯的。。。。土下座x
实力ooc。
以上
_____________

朔间凛月和衣更真绪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了。
当时真绪一家搬家,正好搬到了凛月家边上。然后两个小孩子顺理成章就玩到了一起。准确来说,是真绪就此开始担起了担当凛月保姆的苦差。
后来两个人絮絮叨叨聊天的时候真绪曾经一脸痛心疾首的说当时就该装的一脸高冷远离你,省的现在天天操碎心。凛月不太在意的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看着开始话唠的真绪,毛茸茸的头发上由于阳光的原因有些金灿灿的,嘴里明明是在抱怨,可是眼睛里还是充斥着笑意。真~君真是温柔啊。凛月想。

朔间凛月意识到自己对真绪的感情似乎变质了的时候,是在初中。自己一看到真绪和别人在一起,对别人温柔的时候,心里总感觉像是堵着什么,比被迫清醒一整天还难受。但那时候迟钝的凛月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直到有一天,凛月梦到了真绪。并不是普通的梦,梦里的真绪被自己压在身下,平时总冲着自己微笑的那张脸,此刻却红云满面,眼睛里蒙着一层水雾,有些失神的看着自己,摇着头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说着不要,充满了淫靡的味道。
早上起来去洗胖次的朔间凛月几乎是崩溃的。看着自家平时懒洋洋的弟弟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到厕所并用力甩上门,朔间零站在房间门口一脸震惊。
凛月把脸埋在凉水里,试图冷静下来。他把头抬起来,半晌,突然捂住了脸。完了,他想,真的完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向告白答应恋爱这种圆满结局发展。朔间凛月一声都没吭。两个人平平淡淡升上高中,当了偶像。生活该怎样还怎样,他们继续维持着幼驯染的关系,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凛月继续向真绪撒娇,真绪继续惯着凛月,偶尔跑到对方家吃饭,有时候会留宿,唯一不同的是,以往总黏着真绪和他睡同一张床的凛月,自觉的睡到客房去了。关系没有再进一步。
凛月并不是没有试过给真绪一些暗示,有时候会做一些过于亲密的动作,但是真绪只是稍犹豫了一下,就默许了凛月。凛月很清楚,这并不是因为真绪对他也有感觉,只不过是归功与幼驯染这层关系,真绪从小就习惯了纵容他而已。后来凛月就没再尝试。他不会去挑明这事。只是因为他们都是男生,所以他不敢。如果真绪是女孩子的话,那我大概都已经把她拐上床了。凛月想。
可是他不是。

再然后,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的两个人,在大学,终究是分开了。
两个不同的城市。
日本是个不大的国家,两个城市,在地图上不过两个指节的距离,实际上也只要花上不多的时间就能到对方那里去。两个人平时也天天电话联系,真绪在电话里依旧像个老妈子一样叮嘱凛月,但是,凛月却隐隐觉得,他们大概是回不去了。
大学毕业,两个人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凛月继续当偶像,真绪成为了幼儿园老师,整天和一群小家伙们打交道,过着安安稳稳的生活。
两个人也经常联系,没事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真绪常发些孩子们的照片来。
随着凛月人气越来越高,开始大红大紫,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少。凛月没来得及打个电话,就被经纪人叫走,真绪也清楚他忙,很少再联系他。
等到凛月反应过来,他们有大半年一个字都没讲过了。
凛月想发个短信过去,却握着手机愣了半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化妆师那边开始催他了,凛月最后放下了手机。
整整二十年的关系,说断就断了。人的感情本就是最脆弱的东西。

凛月现在还是会挂念着他。
赶完了通告凌晨才回到家,甩掉鞋摔到床上,突然就没由来的想起真绪。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家庭一定很幸福吧。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孩子。真好啊。
会不会偶尔也想起我呢。
如果当初我向他告白了,结局会不会改变啊。
凛月有些疲惫的闭上眼。
随后伸手把灯关掉,一片黑暗。
眼前是当年坐在盛夏的阳光下,眯着眼睛漫不经心的跟自己聊天的真绪,头发上被阳光镀了一层金边。
也无所谓了。
我爱他,与他无关。

End.